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面板需求 >

厦大性侵女研究生博导举报者:厦大应开除吴春明

发布日期:2022-04-20 05:29   来源:未知   阅读:

  今年7月10日,网名为“青春大篷车”的账号发布微博称,厦门大学博导吴春明长期猥亵女学生。她贴出自己拍摄的吴春明半裸睡觉的照片称:“吴春明作为导师,以各种理由迫使我保持长时间暧昧关系。”

  “青春大篷车”在厦大博导吴春明涉嫌性骚扰女生的事件中,一直保持匿名状态,却提供了较核心证据,并向纪检部门发出正式举报信。前日,在东方卫视节目中,“青春大篷车”接受连线时表示,曾被迫与吴春明三次开房,拍下照片是“内心的一种反抗”。对老师吴春明,“青春大篷车”说:“不能说喜欢他,很怕他。”她还提到,吴春明曾在办公室拿出安全套,希望发生性关系,被拒绝后,曾捏青自己的手和脚。

  针对现场观众对“青春大篷车”与吴春明开房仅仅是“权色交易”的质疑,代理律师李莹表示,“老师利用学生在升学、深造和圈子里发展的需求进行威胁、利诱,这背后的实质就是权力控制关系,女方无法反抗。”

  在前日的节目连线中,“青春大篷车”表示,“不止我一个人有这样的遭遇,我身边有很多同学都受到过这样的伤害。”此前,对吴春明的公开指控仅有“汀洋”“青春大篷车”两人,前日,第三位当事人“路西法”首度被“曝光”,她提供的证据由律师李莹在节目中首次呈现。

  这是一组QQ聊天记录及短信截图。在聊天记录里,显示为“吴春明老师”的ID发出数个“拥抱”表情,并说:“老师喝多了,明天清醒,现在吻你,不要打我”。在一组手机QQ对话截图里,“xiaozhang de minyue”(头像与“吴春明老师”显示一样)对女生甜言蜜语:“你越来越甜。”“开心点,开心漂亮!”“喜欢你啊,被喜欢不好吗?”“以貌取人?也好,你好看嘛,所以取你。”而该女生则一直表示退让:“我不好看。”

  另一组对话里,“吴春明老师”表示:“真不喝吗?那请别人来喝了哈。”女生提到另一位被抹去姓名的女生:“叫某某?换个人吧。”几番来往之后,“吴春明老师”表示:“你别开导她了,坏了我的事。”

  在一条手机信息的截图里,显示为“吴春明老师”的发件人说:“那你严肃跟我说不跟我说话嘛!干嘛删号啊?我答应你了,既然你不能接受,我不再骚扰你了。现在开始,你如愿成为最普通的那批同学了。说到做到!安心吧。”

  东方卫视节目现场的律师严嫣表示,如果这些证据属实,“显然比之前的证据明确许多,至少涉及到这份证据中的一些相关女性,对性明示和性暗示的一些言辞有明确的拒绝。”

  昨日,此事的始作俑者“汀洋”在微博上转发了东方卫视的节目视频,并评论说:“‘青春大篷车’很勇敢。”“汀洋”是最早在网络上撰文揭露吴春明的人。整个夏天,她一直坚持在微博上追踪此事的进展。

  9月1日,她记录称:“厦大博导‘门’事件最新进展:当事人向厦大发送律师函敦促学校公正公开处理。”9月9日,她转发新闻:“教师节来临之际,由256位来自国内外高校教师、学者和学生参与联名的两封公开信……呼吁彻查厦大性骚扰事件,同时建议厦大率先建立高校性骚扰防范机制。”9月13日,“厦大纪委已在上月与我的谈话中明确表明对吴春明的调查已经接近尾声。”

  9月18日,她回顾了整个事件中厦大官方与她的接触过程:“6月21日下午3点人文学院团委书记马向华跟我通电线日从未见过的人文学院党委书记王炳华给我发短信。”“7月份厦大纪委监察处处长陈东军负责吴春明案件的调查,到了8月初案件转由副处级监察员房太伟负责,陈东军处长参与对我的第一次调查谈线日,她记录了事件的最新进展:“刚刚电话联系厦大纪委房太伟监察员,咨询吴春明案件的调查进度,他说吴的案件调查已经结束,现在处于案件审理阶段。”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致电受害人“青春大篷车”的代理律师李莹。她表示,自己的确在9月1日向厦大官方提交了律师函。律师函主要对厦大提出了四点要求:第一,厦大应尽快出调查结果;第二,厦大应将调查结果公布于众;第三,厦大应采取措施对举报学生身份进行保密;第四,厦大应以此事为鉴,建立性骚扰防范机制。

  谈及在媒体公布的第三位当事者提供的证据,李莹说:“如果要说性骚扰,这些证据在法律上是很有力的。”不过,是否有对簿公堂的那一天,李莹表示,目前“青春大篷车”没有考虑。“但从公民权利来讲,起诉是没有问题的。”现在,李莹和“青春大篷车”仍在等待。她表示,当事人认为厦大是其母校,作为学生还是很希望能在学校范畴解决事情。

  而同样在等待结果的“汀洋”昨日也对成都商报记者表达了自己的态度:“先看看学校有什么反应。”她说自己查看了厦大历史系研究生的课程表,“这学期没安排吴春明的课。厦大研究生院公布的2015年度研究生指导教师招生资格确认名单里也没有吴春明。学校的最后处理结果还没有公布,我们继续等待。”随后,成都商报记者从“汀洋”处获得只有学生系统才能查阅的课程表,的确没有发现吴春明的名字。

  一位曾相信吴老师清白的学生私下曾向“汀洋”道歉。昨日,他对成都商报记者说:“联名信没错,是我们对老师的判断错了。”